“儿媳,你月薪一万,给小叔子2000还房贷”“妈,咱算账还钱”!

很早之前有读者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亲人、爱人就不需要保持界线吗?

我的回覆很坚决:“并不是人与人之间无论是什么关系都应该保持界线因为界线是尊重的基础。

现在再绕回主题亲情是否该有界线?我以为应该有小儿子不学无术基础责任在于怙恃而不在哥哥儿媳妇更是无辜受害者。

如果怙恃明确亲情也是要有界线要分清“你的”、“我的”也许就不会造成此类悲剧。

然后秦雪决议每月给婆婆2000元当做辛苦费分外过年过节的钱也照样给。

小时候欠好勤学习大了打架斗殴现在在家里天天啃老。

秦雪在二线都会外企事情主要卖力项目筹谋月薪过万。

试想丈夫也是外来打工不仅要租屋子其他的开销也不少他对这个弟弟是亲情不足埋怨有余。

“妈这压根不是家事是公务大家都是家人你为何这么偏向?我辛苦挣钱就是为了养小叔子可笑吗?您如果还要继续让我贴钱我就告他大不了我仳离带孩子走也比现在强。”

简而言之就是希望秦雪能给些钱。

婆婆在来看孩子之前就试探性的问儿媳妇:“儿媳我这去看孩子家里的活谁干咱这请个保姆还得几多钱啊我这一把老骨头不能赔着地又不落好吧!

于是她将这些年她和丈夫资助小叔子的账单调出来好好合计了一下数目。

可是介于母亲的偏心就算不想给钱也得给。

怙恃又心软东拼西凑给他买了屋子至今尚在还月供。

首先每个月买菜做饭的钱全部都从统一的卡里出钱婆婆买菜直接拿卡去超市即可无需花自己的钱。

一是秦雪究竟是年轻人跟自己的怙恃都没几多话跟农村的婆婆自然也没有配合语言。

私以为每小我私家在情感中还是要保持“面冷心热”的态度不要过于热心也不要轻易委屈了自己。

婆婆支支吾吾道:“那带孩子总有些辛苦费吧我平时也想攒攒钱啊这钱都在超市卡里我又不能拿。

二是婆婆跟她计算的太多她也懒得将婆婆当知心人。

其实秦雪不是不想给婆婆钱更不是变着名堂苛待婆婆而是她真的不想间接贴补无能的小叔子。

家庭是要换位思考的地方秦雪确实已经支付够多了只是达不到婆婆的要求因为婆婆的要求是希望大儿子一家能够完全为小儿子兜底。

效果令人惊奇现存的电子账单就十多万元。

早在刚完婚的时候丈夫就跟秦雪坦白自己家的这个弟弟是个不学无术的混混。

平时家里就秦雪与婆婆两小我私家在家虽说没有矛盾但也鲜有配合语言。

如果做不到完全卖力就是亲情淡薄。

刚开始婆婆诉苦:“我平时也想买买工具谁人超市工具太少。”

丈夫因为长年在外出差家里没人带孩子所以就将远在山东老家的婆婆接过来帮助带孩子秦雪自问带孩子没耐心也没履历所以乐得让婆婆帮助。

母亲从始至终还是疼爱弟弟她常说的话就是:“你这当哥哥的可以有好事情不缺吃不缺喝让你弟弟一小我私家自生自灭你另有没有良心。

婆婆一看账单傻眼了:“怎么这么多他哪能花这么多?”

完婚后她拿抵家里的财政大权直接跟婆婆坦白:“妈我们不是没良心成年人有手有脚可以自己赚钱我不欠家里的所以我不会给小叔子一分钱。

丈夫刚事情的时候手里没几个钱可是弟弟每次都死皮赖脸开口乞贷说是借从来就没还过。

然后增补道:“我不管你几多钱每个月给我的一分不能少否则我就回老家然后你必须每个月给老幺2000块钱还房贷就这样!”

可在一次跟老公打电话的时候却袒露了自己月薪过万的事实躲在门后偷听的婆婆就地便喊:“好啊你们这么高人为就只自己花老幺现在连还房贷的钱都没有你们手里攥这么多钱干什么。

话已至此婆婆闹过也哭过眼见儿子不心软儿媳不掏钱闹也没法闹只能暗戳戳地从儿媳这边抠到一点是一点。

婆婆不傻指着秦雪怒斥:“你别乱来我我人老了耳朵不聋你刚在电话明显说你每个月能挣一万多炫耀年底另有分红你存的什么心啊这是防着我?

秦雪知道婆婆偏心没想到会如此明目张胆拿她的钱去贴补更没想到狮子大开口一开就是月月给2000元。。

秦雪一听急了也顾不得讲原理便说:“妈那咱开始算账吧!

今天分享的故事是一名读者的留言她就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在中国家庭中尤其是暮年人会将“界线”误认为是“生分”所以他们一遇到难题就习习用情感去绑架好比我们熟悉的“扶弟魔”家庭怙恃用亲情绑架女儿转移养育责任。

婆婆忙不迭摆手:“上法院上什么法院不行不行家事家事不能上法院。”

秦雪知道婆婆的意思因为农村另有个小叔子待业在家婆婆明面是跟她要辛苦费实则是想从她这拿钱资助小儿子。

虽然知道婆婆的心思但究竟看孩子是真秦雪每个月也给婆婆不少钱。

秦雪说:“这还没算已往晤面给的现金就是这么多钱他其时说乞贷的记载都在老公的手机上我这边只是卖力转账这些钱没还不行我们就上法院。

秦雪连忙挂了电话赔笑道:“妈您听错了我刚说是我同事人为高不是我。我的钱都基本上给您了呀。”

秦雪不解:“那可是市中区最大的超市了买什么买不着这还嫌少?”

一番话说完婆婆直叹气也不再坚持了只喃喃自语:“造孽啊亲情淡薄亲情淡薄冷心冷肺啊。

秦雪听了也不言语心中也略有委屈:“我已经支付够多了还淡薄还冷?

厥后丈夫被“吸血”的日子让秦雪打破了。

秦雪在婆婆眼前一直都刻意装穷叫唤着自己没有钱。

私以为所谓的界线就是不要转嫁责任唯有事事掌握好分寸才气保证家庭的幸福。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

网站地图